音乐随身听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luobin_meiriyitu
微博@罗宾的时光阁

©摄影师:Alessio Albi

山河远阔,人间烟火,无一是你,无一不是你。

——春和《江海共余生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Kerry.Brooks

她曾对我许下
一句非常温柔的诺言
而那轮山月
曾照过她在林中 年轻的
皎洁的容颜

用芳香的一瞬 来换我
今日所有的忧伤和寂寞

在长歌痛苦的人群里
她可知道 我仍是啊
无悔的那一个

——席慕容《无悔的人》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©绘画:Hamish Blakely

小时候家里住着超人,是个能修所有东西的百战天龙,何时何地谁有困难都能解决的万能侠客,有着我可以安心依靠的臂膀,与让我放声大笑的魔法。他是个不会懦弱的超级英雄的存在。

但是当我当大后才发现,爸爸是因为家人而成为了超人,而且超人也是人,有多少肮脏累人的事爸爸都曾经历过扛起过。他之所以能够坚强地挺过来,是因为他有要守护的人!

——《请回答1988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Graciela Iturbide

别停留在与你相似的周遭;永远别停留。当一种环境已与你相似起来,或是你自己变得与这环境相似,立刻它对你不再有益。你应离开它。

——安德烈·纪德《地粮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Eikoh Hosoe

我永远要尽全力保住手中所有,哪怕是很少的一点。因为我太渺小了,无法将整个世界揽在怀里。

——保罗·科艾略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Laura Zalenga

知道你在远方,希望你得到想要的生活,想看的花都有人种,想喝的酒都有人酿,想去的城堡都轰然开门,想穿的衣服都裁剪正好,想听的歌时光为你唱很久。 我们是约好的,一旦相逢,天荒地老。

——张嘉佳《我想和你在一起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绘画:Katherine.Stone

某一天有什么俘虏我们的心。无所谓什么,什么都可以。玫瑰花蕾、丢失的帽子。儿时中意的毛巾、金·皮多尼的旧唱片……全是早已失去归宿的无谓之物的堆砌。那个什么在我们心中彷徨两三天,而后返回原处……黑暗。我们的心被掘出好几口井。井口有鸟掠过。

——村上春树《1973年的弹子球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Melih Dönmezer

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

我有所感事,结在深深肠。

乡远去不得,无日不瞻望。

肠深解不得,无夕不思量。


——白居易《夜雨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Rala Choi

因太珍惜一些人,而小心翼翼维持一段安全的距离。保住了淡如水长流,享受不到如蜜之亲密,牺牲了许多深度交流,为逃避火药而错过了火花。

——林夕《人情·世故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Ken Browar and Deborah Ory

爱别人与爱自己并不是两者择一、不可兼得。恰恰相反,在一切有能力爱别人的人身上,我们恰恰能发现自爱的态度。爱,在原则上说,是无法将“对象”跟自己分别开来的。真正的爱是创造性的体现,包含了关怀、尊重、责任心和了解诸因素。爱不是一种被人推动的情感,而是积极地渴望被爱者的发展和幸福;这种追求的基础是人自爱的能力。

——弗洛姆 《爱的艺术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 


©摄影师:Sabrina Boem

街上的房子从外面看几乎都差不多,但住在这里面的人却各不相同:有人快乐,有人悲伤,有人急于离开这里,到别处寻找更好地东西——那些看似雷同的房门,遮挡住了各自不同的生活真相。

——伍绮诗《小小小小的火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©摄影师:Luc Kordas

用两个人的世界来遮蔽令人倍感不适的社会,这是很多人相爱的理由。

——安德烈·高兹《致D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Alexander Borisov

有一种低声道别的夕阳。
往往是短促的黄昏,替星星铺路。
它们均匀地踱过草原和海的边缘,
睡眠是安稳的。

有一种舞着告别的夕阳。
它们把围巾一半投向圆穹,
于是投上圆穹,投过圆穹。
耳朵边挂着丝绢,腰间飘着缎带,
舞着,舞着跟你道别。睡眠时
微微转侧,因为做着梦。

—— 卡尔·桑德堡《夕阳》
(邢光祖 译)

更多内容 点击 ☞ 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绘画:Vitaliy Grafov

我想也许有一天,你会变成像我这样的老人,并向一位年轻人娓娓道来:你是如何将生活带给你柠檬般的酸楚,酿成犹如柠檬汽水般的甘甜。

——《this is us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Melih Dönmezer

我并不善良,只是懦弱而已。

——法伊·D·佛罗莱特《翼·年代记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绘画:Anders Zorn

我爱普希金,因为他是清晰、讽刺和严肃。

我爱海明威,因为他是唯实、轻描淡写、渴望幸福与忧郁。

我爱契科夫,因为他没有超出他所去的地方。

我爱康拉德,因为他在深渊航行而不沉入其中。

我爱简.奥斯汀,因为我从未读过她,却只因为她存在而满足。

我爱果戈理,因为他用洗练、恶意和适度来歪曲。

我爱陀思妥耶夫斯基,因为他用一贯性、愤怒和毫无分寸来歪曲。

我爱巴尔扎克,因为他是空想家。

我爱卡夫卡,因为他是现实主义者。

我爱莫泊桑,因为他肤浅。

我爱菲茨杰拉德,因为他不满足。

我爱......

——卡尔维诺《为什么读经典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©摄影师:Melih Dönmezer

生活是一个叹号和一个问号之间的犹豫。在疑问之后,则是一个句号。

——费尔南多·佩索阿《惶然录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Aliza Razell

独特的人,当他们成功地让别人尊重他们的独特性时,会有一种相当漂亮的人生。

——米兰·昆德拉《告别圆舞曲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插画师:Kat Tsai

十年前的心脏很厚,用力才能碎,里面是红袖章,发条青蛙,鸡毛毽子,信纸和崭新的回力运动鞋。十年后的心脏很薄,一吹就能破,里面是啤酒瓶,失眠夜,路灯,眼圈和忘关的电视机。

时间一路向左,记忆偏偏掉头向右,所以我们就成了有故事的人。

via网易云热评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Robert Doisneau

给自己一些考验吧。任何人都不知道的,仅仅你自己知道的。举个例子,就像是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,正直地活着;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也讲究礼仪地行动;就算对自己也不说一丁点儿谎话。在战胜了这些挑战之后,再重新评价自己,当开始觉得自己真正的高尚的存在的时候,人才获得了真正的自尊心。这才能显露出最强烈的自尊心。这是你对自己的报偿。

——尼采《善恶的彼岸》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©Kyle Thompson

我们像遮蔽午夜之月的云彩;
它一刻不停地奔跑,闪光,颤栗,
向黑暗放出灿烂的光辉!——但很快
夜幕合拢了,它就永远隐去;

又象被忘却的琴,不调和的弦
每次拨弄都发出不同的音响,
在那纤弱的乐器上,每次重弹,
情调和音节都不会和前次一样。

我们睡下:一场梦能毒戕安息;
我们起来:游思又会玷污白天;
我们感觉,思索,想象,笑或哭泣,
无论抱住悲伤,或者摔脱忧烦:

终归是一样!——因为呵,在这世间,
无论是喜悦或悲伤都会溜走:
我们的明日从不再象昨天,
唉,除了“无常”,一切都不肯停留。

——雪莱《无常》
(查良铮 译)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©摄影师:Ezo renier

我请求成为天空的孩子 

即使它收回我内心的翅膀


——余秀华《风从田野上吹过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Gundega Dege

这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既定的轨道,孩子们未必都幼稚天真,成年人也未必都懂事可爱,有人用时间雕琢心,有人以心雕琢时间,随波逐流很容易,赤子之心却很难。

——毛厚《匠心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©摄影师:Nikolaj Lund

初学者的心是空空如也的,不像老手的心那样饱受各种习性的羁绊。它随时准备好去接受、去怀疑,并对所有的可能性敞开。只有这样的心才能如实看待万物的本然面貌,一步接着一步前进,然后在一闪念中证悟到万物的原初本性。

——铃木俊隆《禅者的初心》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©插画师:Amanda Oleander

消逝是人们的宿命。但是有了童心,消逝就不是绝对的。失去了岁月,我们还有记忆。失去了童年,我们还有童心。失去了童心,人便与木石无异。

——埃克苏佩里《小王子》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©摄影师:Eikoh Hosoe

即使你认为自己的童年非常完美,我仍怀疑其中总有那么几滴毒药。你可以忘记它,但有时,它会在你血液里留下一丝痕迹,决定你如何回应别人,决定你如何思考。

——托妮·莫里森《孩子的愤怒》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©摄影师:gor Pjörrt

我的心里住着一个苍老的小孩。如果世界听不明白,对影子表白。

——林夕《烟火里的尘埃》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©摄影师:René Groebli

或许我不该仰望天空,应当将视线投去我的内部。我试着看向自己的内部,就如同窥视深深的井底。

——村上春树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更多内容 点击 ☞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Martin Stranka

或许总要彻彻底底的绝望一次,才能重新再活一次。

——余华《第七天》
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©摄影师:Theo Gosselin

少有这样的忧伤时刻:
当你在陌生的城中漫步,
它静卧在清寂的夜里,
月华洒照万户。

在塔尖与屋顶,
朵朵云儿游荡,
似沉默而巨大的游魂
寻觅着它的家乡。

你,突然被这凄戚的情景
牵动了愁肠,
放下手中的行囊,
你痛哭在道旁。

——赫尔曼·黑塞《陌生的城》

更多内容: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